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四川聚鑫名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

聚鑫名品—老农

    老而弥坚,一生一世,一花一果,用尽全力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题记
    记忆中的花香,弥漫在幽幽的田间。回眸间,你已老去。
    我用毕生的精力,想追寻你的足迹。到头来,只是惘然。
    你是一个执着的人,从我有记忆起一直是。当然那时我不懂。
   
    从别人的口中,我听说了你的故事。
    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的社会很落后,可能是我这一辈子都无法理解的。你没读过书,在那时很正常。因为大部分人都不识字。可你不服输,二十岁的你,每天除了干活之外,还要跑到镇上的文化站去学习。说是文化站,其实就是一个识字老先生自己弄得私塾。因为没有正规的教学方法,只能用纸和笔把一个个字记下来,然后一遍遍的记到心里。记不清是谁告诉我的了,说你那时为了记住,用笔狠狠的把字划在了胳膊上,为了方便白天在干活时能够加深印象。我清楚的记得你说过那时一天只能记住不到十个字。然而就这样整整学了三千多个字。
     
    一个人执着起来真的可怕,你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   
    二十三岁那年你结婚了,那时候的结婚,就是一家人坐一起吃个家常便饭。因为平时都很忙,根本没有时间相聚。你弟弟告诉我说你结婚时可是把过年才能吃的面粉拿来用了。我想那时你是快乐的,虽然日子艰辛。   后来由于你识字,好学,又勤快慢慢的当上了村长,然后还有了一个孩子,孩子满月的那一天你还给村里人放了一天假,那一年你二十五岁。
    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,难免会有波折。在你二十七岁那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蝗灾发生了,带走了村民一年所有的收成。听村里人说那时蝗灾来临时铺天盖地,黑压压一片。地里所有的庄家,包括树叶等等的一切都被蚕食的一干二净。你拼尽全力想用帐布留住一些粮食,可人怎么能与天斗呢,在灾害面前人显得那么的渺小。事后就是长达大半年的饥荒。那时候村里死了将近五分之一人,你带着大家抛野菜,种土豆。就这样一直撑到来年的秋天。当一把把小麦在手中荡漾时,你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后来你还当上了镇长,也有了你的第二个孩子,那一年你三十二岁。
    人们常说做事要持之以恒,这句话在你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。那是你当上镇长的第二年,你鼓励镇上的年轻人都动起来进行识字,学习。你告诉大家没有知识是不行的,是很被动的。然后还把土地分区进行有规划的种植,那在当时是非常超前的想法。当我听到这时,我也为你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。然后整个镇上开始实行规划务农,这个山头全种苹果树,那个河滩全中梨树,那边平地全中小麦,那边全是玉米。在花粉互不影响的前提下,整个产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,也方便了打理。
   
    我听他们说,那时的你就跟一台机器一样,各个果树间穿梭,累了就在地上铺个毯子一躺,饿了就摘个水果一吃。就这样一做就是十年。当整个山头全是绿油油的果树。每到秋天挂满了红彤彤,黄澄澄的各种果子时。你开心的笑着,用你那布满老茧的手抚摸着一颗颗果子,满脸的溺爱与自豪。这一年你已经四十三岁了。
   
    然而好景不长,在文革期间, 你作为知识分子,被抓进了拘留所,一关就是五年时间。当你受尽折磨出来时,第一件事问的竟然是我的那些果树怎么样了。当得到肯定答案后,才笑嘻嘻的裂开了嘴。之后镇上要给你恢复职务,你却拒绝了,你说我现在就想好好的弄好我的果树。镇长应该交给那些更有文化的年轻人。之后你就埋头钻进了你的果园,还养起了一群羊。白天你忙活着你的果树,放养着你的羊,晚上回到家跟一家人吃吃饭,然后一家人聊聊天。就这样其乐融融的过了五年多。
     
    这一天,伴随着一声婴儿哭声,你的孙子出生了。你开心的忘记了去果园,也没有去放羊。这也是你这几年少数的几次没有去打理果树。这天你宴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,整整热闹了一天。一直到傍晚时,你坐在院子的土墙边,抽着旱烟,夕阳照到你的脸上。那黝黑的皮肤,泛起的道道皱纹,嘴角不时会扬起一丝微笑,露出一口岁月洗礼的牙齿。我听别人说那晚你一直到坐在半夜才回去的。我想那时你一定是开心的,激动的。殊不知你已经六十岁了。
   
   之后的日子,又回到了以前。每天除了奔波在果园和羊群中,还会抽出一些时间回来看看孙子。每次在看到孙子时,你都会眯起你的眼睛。看着那留下一条缝的眼睛,还有那两鬓斑白的头发,你都会说一句:快快长大,爷爷还等着抱重孙呢。然后摸摸自己那稀疏的胡子,笑呵呵的去忙活了。
     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,你的孙子也慢慢长大了,他很黏你,喜欢跟着你去果园,去山沟,去放羊。喜欢听你讲那些重复了好几遍的故事,你也会给他讲以前的生活,告诉他要爱惜粮食,热爱生活,努力学习。你很爱他,你还给他买了个足球,每天傍晚你会蹲在墙边,看着他在那院子里玩耍,乐的合不上嘴。
     岁月催人老,转眼你已经七十岁了,你最疼爱的孙子也已十岁。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拉着你的手,缠着你要给他讲故事。他有了自己的伙伴,每天会上学,回来也不会在找爷爷了,也很少跟你去果园,跟你去放羊了。这时的你看起来有点落寞。经常回来喜欢靠在墙边,抽着旱烟,只是少了以往的那个笑容,看着空落落的院子,你会莫名的叹气。有时会对着天空忘半天,我在想你肯定在怀念过去,怀念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老院子。

    随着孙子越来越大,慢慢的也离开了那个老院子,离开了家,他要去外地求学了。那年你八十岁,这是喜庆的一天,亲朋好友都来给你贺寿。你看着一个个贺寿的人,眼睛却不住的望着老院子的那条小路,你在期盼着。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你的视野中,你视线模糊了,一滴老泪不经意间悄然落下。你的孙子回来了,他带来了外地的特产,并给你剥开放在了嘴里,虽然你的牙齿已所剩无几,但你还是含着。出神的望着他。嘴角扬起了那一丝丝微笑。那天热闹了一整天,直到晚上一家人吃饭时,你还笑着。别人说你都好久没笑了。
    再后来你就很少会去果园了,不是因为不想去,而是你的手脚已经不方便了。你时常会坐在墙角,出神的望着老院子,一坐就是一天。有时还会不住的问着:我的果园怎么样了,有没有好好打理,我孙子啥时候回来。夕阳西下,一缕晚霞印着你那用尽一生的脸,眼角还带着点点泪光。
    那年你八十五岁,身体已经不能支撑你做任何事情了。你坐上了轮椅,在微风的陪伴下,你还是悄然的走了。我想你那时肯定很留恋这个世界,因为你给孙子小时候说的那句话还没有实现。你还牵挂着你的老伴,你的亲人,你的果园,还有你最疼爱的孙子。
   你孙子见到你时,你已经走了,就这样静静的躺着,嘴角微微上跳,眉头却紧缩。看得出你对世间的留恋和对一生的知足。你孙子哭的很伤心,陪在你的墓碑前,几天不肯离去。我想你可以安心的走了......
    直到现在你的那些果树还在生长,有专门的人去打理,你的老院子已经变迁了。你的老房子还在,里面你的东西还是原来的模样,你孙子他把老房子的全部拍成了照片,做成了相册,记录着你平淡而不平凡的一生。
    这就是你的一生,没什么传奇,没什么惊天动地,普普通通的一生,却告诉世人什么可为,什么可不为,要做一件事就要持之以恒......
    老而弥坚,一生一世,一花一果,用尽全力。